关于所谓的5%的人如何设计95%的人使用的产品:

既要接地气,同是保持独立思考。比如95%的人的产品,你需要非常特别了解他们的需求。给我自己的告诫是,需要把握平衡,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

琶洲的参观:

琶洲,政府非常用心的在进行产业设计,而且在美中国人,你很难接触到政府层面的政策制定跟规划,然而在国内,就有很多平台和机会-体现了我们的社会层次在中国和美国还是不一样。

另外,多看新闻联播和政府工作报告。

野路子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职业规划选择:

跟朋友交流的过程中, 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有一部分人一步一步奋斗上来,独立思考能力很强,对自我认识比较准确,对未来的规划也很清晰。这些人其实很多是野路子上来的。我找到了一个概念叫“路径依赖”:当然清北名校,以及各大顶级公司的人都很优秀,但是他们有时候会陷入一个路径依赖的误区。举个例子,(请不要对号入座)人大附的同学很清楚高考保送自主招生,前人无数经验已经告诉他们这是最高效的路径,因此很多人就自然上了北大清华。在清北,大家很清楚高gpa,保研,出国是下一个目标以及如何准备这些提高自己竞争力。最后就会发现这些人end up with落脚在顶尖一线公司。其实,这个过程中当然有个人思考在里面,但是路径依赖很明显,大家很清楚这是前人踩过的最好的最优路径。不过缺点就是他们失去了一些独立思考的宽度和失败的经验。而野路子则缺少路径依赖的资源,他们需要自己碰壁,反复尝试。因为你没有一个well.defined.path 所以你会琢磨怎么继续发展。当然代价是失败的概率也很高。

加一句,创业是典型的非路径依赖,你一个常年路径依赖上来的人想在创业的时候找最优,找套路,往往行不通,特别是早期。

映射在我自己身上,我觉得我从初中到大学都是非路径依赖,身边没人指路全靠自己摸索,极大锻炼了我长期坚持思考多拓展新思路的习惯。然而后来我进了伯克利和现在的公司,都是顶尖一线,身边相似的人多了,当然发展上就很近似,这个不好,需要警惕。

克服的方法是,主动失败,多接触其他行业的人,对一些非常优化的路径保持警惕,全面思考以及眼光的局限性,多跟野路子交流。

斯坦福启天实验室:

一个典型的把美国的一些资源拿回来落地做东西。有些粗糙,主要是教育和医疗领域,有点偏补贴的感觉。

牛犊秀:

院校合作,把作品积累起来,18年开始弄,另外一边对接企业。

另外弄比赛,吸引更多学生增加内容。

版权问题是难点,商业模型也比较慢,优势是创始人资源好。

借鉴一下,看看珠宝该怎么弄。

自己的一些局限性:

未来怎么hedge重大不公平,调节心态等等。自己发展整体还是有点顺风顺水,要锻炼自己对抗风险能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