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路演的一些想法(3)

未来风口的想法: 机器人,医疗,安保等方向应用,核心逻辑在于缓解老龄化的压力,解放劳动力或者提高单位劳动力的生产价值。 另外就是中国容易被卡脖子的技术的国产替代,以及产业链上的补充。 技术专利再次强调: 技术专利很重要,在美国多找一些技术专利。 下一步方向大逻辑: 1. 回去先做珠宝+数据的项目,2. 关注blockchain在支付和交易上的应用,3. 积累量子计算的专利,4. 非常认真的找技术,申专利。 改革: 当前中国面临巨大的困难和挑战,内部外部环境都有很大的压力。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中国的管理团队需要非常大的魄力和决心做这个事情。 但是从我的判断来看,壮士断腕和刮骨疗伤困难很大,我对未来很谨慎。我觉得从中国的角度自己破局很难,要练好内功,打持久战,等美国犯错。 和平超越在我看来是不可能的。打打停停是常态,中国要做的是在关键技术上不被卡脖子,战略上的需求可以自给自足,农业,能源,芯片等等,努力把经济质量搞上去,让美国捏不死。在人口老龄化之前抓住最后的战略机遇期。 我觉得机会是美国能不能先犯错,股票能不能崩,以及任何系统性风险动摇了美国的金融霸权位置,这样中国才有机会。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要保持稳定,房价不能崩。 差不多这样,点到为止。

Read more

工作高效性与持续获得领导力以及成长性

首先先谈领导力,它也是一个像健身一样长期收效大,短期收效小的行为。通过参加企业培训,并不能够让你突然拥有领导力,你需要通过培养习惯,然后潜移默化的在每天重复践行自己的观念,并逐渐打造自己的领导力。最有力量的还是水滴穿石。通过意志力,自制力调动自己,然后短时间intensive的努力,很容易放弃。要学会培养习惯,然后用时间的力量+习惯来积累量变到质变。 另外一个例子是Ray Dalio在讲的 Everyone brain wired differently. 你必须充分了解自己大脑的思考方式,然后能够清楚的articulate问题的根源并解决它,而不是不停的重复同样的错误。P206-210

Read more

回国路演的一些想法 (2)

关于所谓的5%的人如何设计95%的人使用的产品: 既要接地气,同是保持独立思考。比如95%的人的产品,你需要非常特别了解他们的需求。给我自己的告诫是,需要把握平衡,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 琶洲的参观: 琶洲,政府非常用心的在进行产业设计,而且在美中国人,你很难接触到政府层面的政策制定跟规划,然而在国内,就有很多平台和机会-体现了我们的社会层次在中国和美国还是不一样。 另外,多看新闻联播和政府工作报告。 野路子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职业规划选择: 跟朋友交流的过程中, 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有一部分人一步一步奋斗上来,独立思考能力很强,对自我认识比较准确,对未来的规划也很清晰。这些人其实很多是野路子上来的。我找到了一个概念叫“路径依赖”:当然清北名校,以及各大顶级公司的人都很优秀,但是他们有时候会陷入一个路径依赖的误区。举个例子,(请不要对号入座)人大附的同学很清楚高考保送自主招生,前人无数经验已经告诉他们这是最高效的路径,因此很多人就自然上了北大清华。在清北,大家很清楚高gpa,保研,出国是下一个目标以及如何准备这些提高自己竞争力。最后就会发现这些人end up with落脚在顶尖一线公司。其实,这个过程中当然有个人思考在里面,但是路径依赖很明显,大家很清楚这是前人踩过的最好的最优路径。不过缺点就是他们失去了一些独立思考的宽度和失败的经验。而野路子则缺少路径依赖的资源,他们需要自己碰壁,反复尝试。因为你没有一个well.defined.path 所以你会琢磨怎么继续发展。当然代价是失败的概率也很高。 加一句,创业是典型的非路径依赖,你一个常年路径依赖上来的人想在创业的时候找最优,找套路,往往行不通,特别是早期。 映射在我自己身上,我觉得我从初中到大学都是非路径依赖,身边没人指路全靠自己摸索,极大锻炼了我长期坚持思考多拓展新思路的习惯。然而后来我进了伯克利和现在的公司,都是顶尖一线,身边相似的人多了,当然发展上就很近似,这个不好,需要警惕。 克服的方法是,主动失败,多接触其他行业的人,对一些非常优化的路径保持警惕,全面思考以及眼光的局限性,多跟野路子交流。 斯坦福启天实验室: 一个典型的把美国的一些资源拿回来落地做东西。有些粗糙,主要是教育和医疗领域,有点偏补贴的感觉。 牛犊秀: 院校合作,把作品积累起来,18年开始弄,另外一边对接企业。 另外弄比赛,吸引更多学生增加内容。 版权问题是难点,商业模型也比较慢,优势是创始人资源好。 借鉴一下,看看珠宝该怎么弄。 自己的一些局限性: 未来怎么hedge重大不公平,调节心态等等。自己发展整体还是有点顺风顺水,要锻炼自己对抗风险能力。

Read more

回国路演一些想法(1)

国内政府的对接资源: 在国内的VC和政府资源的结合,利用大量政府科创园区的各种扶植政策。举个例子,可以再美国做个产品部门,把开发团队设置在国内,找到国内政府的对接资源帮助团队落地。 在国内各个城市的高新技术园区和自贸区,吸引人才都是关键任务。 在落地过程中,团队的背景,拥有的技术专利成为主要的考察目标。 创业的阶段性: 在part time过程中,可以早起孵化一些想法做一下MVP,找一些合作伙伴做一些前期的铺垫。但是往往你会发现 part time远离创业资源的情况下时间利用不efficient,比如在参加创业活动2天的收获会超过美国1个月的进展。 针对我们在美有创业想法的人,应该有个完整的plan,清晰地了解创业想法该如何启动,如何在合适的时间段开始下一步行动。 带来的启发式应该合理的规划创业的阶段性,比如在前期(前n个月)如何incubate idea,design MVP,找团队做一下,验证idea。当想法和demo得到验证,能够做出创业的决定的话,就应该积极的去国内找投资,找资源、拉团队在9-12个月的周期内把第一代产品做出来。中期的话就要增加很多企业管理的知识,知识产权等其他公司管理的知识。中间要控制好以及的股权,确保控制权。 下一个风口: 达晨创投龚总讲了所谓的硬科技的概念,结合自己的一些了解,我觉得下一个机会(特别是在美国的中国人的机会)主要是在国内技术替代,不依赖国外技术的,一些未来可以让中国处在技术前列的高科技技术 。 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是一个创业者经常忽略的方向。比如软件知识产权,ip,商标等等,这个会影响到国内政府落地资金支持和技术转移的价值。 知识产权转让是贸易战一个重要议题,不仅如此,中国要想实现经济转型,国企改革,保障民企的权益或者扩大市场开放,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技术产权,所以技术的护城河异常重要。

Read more

Tribal Leadership: The Key To Building Great Teams

Have you ever wondered about internal organization dynamics and why some groups of people (who aren’t on the same team) are more successful than others? Why different “tribes” inside the organization seem to be at war with one another lowering performance in increasing politics? Why certain groups of people never seem to do anything? Or why […]

Read more

Startup Digest: Bolt

Bolt is a B round fintech startup, providing an end-to-end checkout, payment and fraud solution. It was founded by Eric Feldman and Ryan Breslow in Feb 2014, and recently has closed a $68mm series B funding co-led by Activant Capital and Tribe Capital, bringing the total amount raised to $90mm. The Founders Eric Feldman graduated […]

Read more

Digest: (Chinese)美国也有“五环外”:底层人民的增长故事

前些日子在虎嗅读到一篇文章,写的很好,结合之前的一些经历,想把与之相关的感受写下来。 原文见:美国也有“五环外”:底层人民的增长故事 大概说下梗概: 拼多多的故事 18年拼多多横空出世,拆分来看,出现拼多多的前提可以理解为: 供给侧改革、低端制造业去库存诉求下提供的大量低价产品; 下沉市场的数字化红利; 相对便宜、可负担、可裂变的社交流量。 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是,美国有没有拼多多,或者美国有没有机会诞生一个拼多多? 美国的五环外 这就回到了我去年下半年回 Indiana 拜访我的教授,他住在Indianapolis东北边一个叫做Upland的小城市,算上它附近的一所教会学校(Taylor University),可能整个城市也就几万人口。算得上是典型的不能再典型的美国中西部偏远城市。 在这里,我的教授指着一家美元店(dollar store)跟我说,一直以来,这种美元店就是中西部居民日常购物的地方。他们通常没有非常好的物流和新鲜的食材,可以购买的东西也有限,只能满足基本的需求。但是你可千万不要小瞧这些美元店,第一,他为附近的居民提供了就业岗位,可以渗透到很小的社区。第二,他能够凝聚这些community,扮演了很多其他具有正外部性的功能。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因为基本上这种美元店都是当地人开的,那么赚到的利润也会返回到当地社区,而不是被大公司的总部吸干。之后他又举了个例子,在几十公里外面开了一家大型的连锁超市,首先它的总部也许在亚特兰大等大城市,之后它会空降一位超市经理,持有某大学市场管理的学位,他的家乡在几千公里外的西雅图,年薪可能是10万美金。他经验丰富也跃跃欲试,内心盘算着怎么“干掉”那些小小的美元店。最后,这样一家大型连锁超市总部拿走了大部分利润,培养了一位来自西雅图的聪明的年轻人,让原本在当地社区街角的热闹的美元店逐渐消失。从大型超市、这家公司投资人的角度、超市高级管理人员的角度这无可厚非,但是对于当地community却带来了负面的社会和经济影响。

Read more